您现在的位置:香港马会内部免费资枓 > 学生风采 > 社会实践 > 正文内容

五柳巷小学50年后的聚会【严建设】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19-10-08 浏览次数: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{段落}

  
 

   五柳巷小学50年后的聚会【严建设】今天的六一儿童节,是我这辈子过的最有意义、最快乐的儿童节。

  
 

   我们是1969年毕业与五柳巷小学的,绝大多数小学老同学,自从毕业之后就没联系过,有的人50年了都没见过面。

  
 

   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已霜。 我们都是奔七的老头老太了。 而五柳巷小学业已拆迁踪影全部,旧址上矗立着灯红酒绿的商城。 那个童年时代遥远而温馨的梦找不到了。

  
 

   五柳巷小学承载着我们童年时代所有的欢乐和苦辣酸甜。 很多回忆非常温馨甜蜜。

  
 

   小学与中学大不相同。 小学生们两小无猜,交往友谊非常纯洁,当年还有点讲义气。

  
 

   以至于时隔50年后的今天,我看到小学同学就跟见到亲人一般。

  
 

   不像当年早熟的中学生有心计,早早就期盼搞政治资本,比如入团当干部等等。

  
 

   有些鸡贼。

  
 

   当年的中学生因别的同学家庭成分问题、个人问题,会歧视和排斥、孤立某人,给性格暴躁的左倾的老师打小报告。

  
 

   我就是当年曾被孤立的人。

  
 

   因此一度在中学生时代非常苦恼。

  
 

   我小学曾写过反标,被派出所片警抓到派出所关过了一昼夜写检查,所以我们中学班的同学们一段时期一直孤立我。

  
 

   那年我13岁。

  
 

   中学全班同学全部没人理我。

  
 

   这种情绪绵延不绝,有的人一直到今天仍如此。 当年那个片警如今仍在世,9张多了,记得叫做朱汉文。

  
 

   1963年,我们走进了五柳巷小学。 第一届班主任是位老处女,芳名叫做褚丽茹。 然后换了几个班主任,主要的班主任是王惠兰老师。 我们是丙班。

  
 

   其实我们的童年经历过10年动乱,我们经常挨饿、为赚几分钱不得已去城外挂坡。

  
 

   实际上我们当年虽说年纪小,也有幻想和向往。

  
 

   有的人希望长大娶回家一位同班的小女生。 平常老找那女生玩,放学排队时总是跟在那女生身后。

  
 

   我也是。 1969年,我们10岁了。 我和柳伟、吕莲花、刘孝丽、韩小莉、李英、郑美琴等人组成了一个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,常去钟楼下邮局门前、陕报社门前、大差市去表演。

  
 

   街头剧、舞蹈、唱歌、三句半。

  
 

   吸引了很多过往群众驻足观看。 吕莲花多才多艺,小小年纪就会翻筋斗、栽列子、唱歌跳舞、编织等等。

  
 

   后来还学了小提琴。 而我们男生无非就是万卧驴不骑,冬天主要是金鸡独立盘腿怼鸡。 回忆往事,她笑道:你是演坏蛋的。 有关五柳巷小学的琐事我曾撰文写过,就不赘述。 经过老同学韩小莉和陈进鹏等人的筹备,我们分手50年的小学同学们终于在文艺路相聚。

  
 

   很多人很难联系,我估摸电话至少拨打过几百个。 毕竟一别50年了。 有位在运城开公司的老同学因出差无法参加,致电请我向大家致歉。 此次同学会还遇到我3岁时进入一保的幼儿园园友刘顺心。 可惜同期有的园友业已作古。

  
 

   其母亲就是当年的阿姨,我们喊她杨姨姨。 摘录几段老同学语录,是因故未能参会的杨天祥:今天的六一儿童节,是我一生中过得最有纪念意义节日!在我们儿童时代过得是个啥六一节吗?不堪回首。

  
 

   在我女儿小的时候,六一节我是很少陪着她过节日的,因为我要值班或值勤,可以说就没有过过一个真正的“六一节。 但今天的六一节是属于我们大家的,也是很快乐的,老发小们终于有了自己愉悦的六一节,而且全都是60多岁帅哥靓女。 发小发小心态放好,吃喝弄产怂事不管。

  
 

   过好今天不想明天,这样才能安康晚年。

  
 

   我们五柳巷小学的时光,也是很难忘的时光,虽说有点模糊了,但重要的节点还是有记忆的,那时谁过六一呢!过生日,也就著个鸡蛋!文革开时前的三年,就记得因为家里只有父亲一人上班,经济上差一些,学校组织看电影,一毛钱的票价,母亲都要节约,因为可以买二斤西红市,或别的生活必须品!我记得看过两场,一场是草原英雄小姐妹,一场是东方红。 印象深刻的后来去内蒙古出差,怎么也找不到电影里的感觉,东方红里的许多歌曲,歌词,朗诵词现在还能记得些!!!文革中断了我们学习机会,也使我们的文化根底浅,耽误了我们这五十年代出生的一代人!红领巾是我们那时争取的目标!我记得好像我是第三批入少年儿童先锋队的!好像还当过一次三好学生,奖品是一只香水铅笔,两年都没舍得用!!!现在,我们要每年过六一,不仅给孙子辈,更要给我们过!六一儿童节,现在已经早超出了原来范围,成为了全民的节日,这可能是中国特色吧!!!各个年令段的人都在互祝节日愉快,是忆往昔,也是乐对未来,中华民族好心态!!!今天的六一儿童节,是我一生中过得最有纪念意义节日!在我们儿童时代过得是个哈六一节吗?不堪回首。

  
 

   在我女儿小的时候,六一节我是很少陪着她过节日的,因为我要值班或值勤,可以说就没有过过一个真正的“六一节。

  
 

   但今天的六一节是属于我们大家的,也是很快乐的,老发小们终于有了自己愉悦的六一节,而且全都是60多岁帅哥靓女。 发小发小心态放好,吃喝弄产怂事不管。 过好今天不想明天,这样才能安康晚年。 参加此次同学会我非常感动。

  
 

   以至于今早凌晨5点就睡不着了,翻出一件海魂衫,穿好后干脆去拍摄晓风残月。

  
 

   当时是夜昼之交的黎明,东方一派红晕,残月晶莹。

  
 

   浐河里蛙鸣阵阵,河岸柳树间或鸟鸣。 则想起青年时代一个晴朗的夏日瞎写的一首诗:黎明,我蓦然从迷离中苏醒,晓风微微,椿叶摇曳,残月晶莹。

  
 

   我艰难的想,我是否做了个噩梦?同时,强烈的记起了她的倩影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